云南:致敬!脱贫路上的“引路人”
日期:2018年10月26日  来源:人民网

党的十八大以来,云南省实现556万贫困人口脱贫、2770个贫困村出列、15个贫困县(市)摘帽……一组组喜人的数据背后,是成千上万人的不懈努力和辛勤付出。

自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许许多多的扶贫干部夜以继日地奋战在一线,他们苦干实干、无私奉献,有的甚至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在脱贫攻坚战中,他们肩负使命,扎根云岭大地,与各族儿女携手相伴、砥砺前行,带领着贫困群众奋进在脱贫致富的道路上。

10月17日,云南省召开全省脱贫攻坚表彰大会暨脱贫攻坚先进事迹报告会,对312名获奖个人和160个先进集体进行表彰。杨秀萍、李汶娟、杨恒荣、李红芬等获奖个人代表先后作了报告。

为吴国良生前下基层照片。(供图)

吴国良生前主抓的洒海村乌龟山易地搬迁点。(供图)

将32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扶贫途中

——记扶贫先进工作者吴国良

“当我站在这里向大家讲述我的同事兼战友吴国良的事迹时,他已经离开我们半年了……”杨秀萍的开场白话音刚落,数百人的表彰大会会场气氛瞬间变得凝重。

今年4月26日,汤丹镇扶贫办副主任、中河村党支部书记吴国良在检查农村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兑付情况时,所乘坐的车辆意外坠下深沟,不幸因公殉职,将年仅32岁的生命永远定格在扶贫途中。

“我和国良所在的汤丹镇,是东川区7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全镇贫困人口2959户9044人,贫困程度深,脱贫难度大。”杨秀萍说,解决农村危房问题,是汤丹镇扶贫工作的重点之一。如今,全镇的农村危房改造已接近尾声,许多村民已入住新房,年底就能实现脱贫摘帽。遗憾的是,就在这即将迎来崭新面貌的时刻,吴国良却离开了。

杨秀萍介绍,2017年9月,吴国良担任汤丹镇扶贫办副主任后,他一手抓基础设施建设,一手抓产业发展,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扶贫事业中。经调研,吴国良针对农村“一家看一家”的心理,向镇里提出建立“差别化动态管理机制”,并积极协调职能部门、带领镇村干部把资金、招投标等做实做透,为当地后续扶贫工作的顺利开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他还带领村干部去巧家学习桑蚕种植,去铜都街道考察羊肚菌种植……回来后,在江西村实施‘滚动养殖’,竹山村发展生猪养殖,还计划将乌龟山打造成旅游特色乡村……”杨秀萍说,如今,有些项目已带来了经济效益,而有些项目,他还没来得及开展就离开了。

提起吴国良这个扶贫办副主任,认识他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不论做人还是做事,国良都用心、用情、用智慧。”杨秀萍说,下村过程中,吴国良总会挤出时间到贫困老乡家中走走看看,把工作做到老百姓心里。在吴国良的老家达朵村,有位82岁的独居老人魏奶奶,吴国良为她做的事,多到连老人都记不过来。“当国良离开的噩耗传到村里,魏奶奶含泪赶工为他缝了3件寿衣。魏奶奶说,即使眼睛熬瞎了,也要让国良走时穿上她亲手缝制的衣服。”

“国良虽然走了,但他留下的是昂扬向上、干事创业的精神状态;留下的是深入农村、深入群众忠于职守的担当;留下的是为决战脱贫攻坚努力奋战的决心。”杨秀萍忍着眼泪说,今后,无论面临怎样的困难,他们都会坚持到底,争取早日打赢脱贫攻坚战!

 

小凉山的木楞房。(王正宁 摄)

李汶娟(左二)深入农户走访调查。(曹勇 摄)

曾经的木楞房全部变成了崭新的独栋小院。图为小凉山拉马丁安置点新居。(王正宁 摄)

在扶贫一线书写新时代的最美人生

——记优秀驻村扶贫工作队员李汶娟

宁蒗彝族自治县,位于云南省西北部,这个俗称“小凉山”的地方,是云南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家家火塘红,户户有炊烟,阿妹去上学,不再挥羊鞭。”是小凉山各族儿女对早日脱贫的共同愿望。

2016年初,云南省社科院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主任李汶娟来到宁蒗担任县委副书记、驻村工作队总队长。在拉伯乡格瓦村,李汶娟问村支书熊宝有什么困难,这位豪气的大伯笑着说:“总队长,我不和你要钱,我和你要人。我们最缺的是能干活、接地气的驻村工作队。”

熊大伯的这一席话,让李汶娟意识到,如何管好用好这600名驻村工作队员才是关键。“我顶着压力,坚决撤换了一批履职不到位的工作队员。同时,让队员学说当地话,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宣传党的方针,落实扶贫政策。”李汶娟说,经过不断地锤炼,工作队逐渐成为贫困户用心的帮扶人,用力的好亲人,用情的知心人。

提及小凉山的扶贫,有些事情让李汶娟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初春的牦牛坪下了两天的大雪,贫困户马尔布从角落里抓来几个干瘪的洋芋,约我和工作队在火塘边吃晚饭。这个七十多岁的彝族老人,说起全村世代都在喝雨水,眼里含着泪。”李汶娟说,看着马尔布大叔家那漏雨的木楞房、发霉的荞麦、火塘边发黑的棉被,她内心倍感惭愧。

为了让小凉山和马尔布大叔一样的贫困户能早日住上新房,不再喝雨水,李汶娟带着工作队到四川大凉山调研,并组织筹集挂联资金近亿元,在当地开展为每户贫困户修建一个厕所和浴室、一个节能灶、一个碗柜、一个储粮器、一套桌椅的“小凉山文明生活六件套”运动,以此改变了小凉山地区“家里无厕所,吃饭在火塘,粮食杂乱放”的状况,让贫困户树立起了脱贫的信心。

经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帮扶和驻村扶贫工作队的努力,小凉山精准扶贫已成效初显。如今,牦牛坪全村喝上了自来水,用上“六件套”的马尔布大叔充满了早日脱贫的自信;加泽村也通了公路,沿着江边的悬崖峭壁走路已成为过去时,这个金沙江深处的古村落也迎来了游客……

为实现困难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批批像李汶娟一样的驻村工作队员担负使命,扎根云岭大地,与各族儿女携手相伴,砥砺前行,用有情怀、能吃苦、敢担当、讲奉献的驻村精神奋战在扶贫一线,以此书写新时代的最美人生!

10月17日,杨恒荣代表光荣脱贫户作报告。(供图)

等不是办法 干才有希望

——记光荣脱贫户杨恒荣

“上半年吃自家种的大米掺包谷,下半年吃山茅野菜换来的包谷掺大米……”自打杨恒荣记事起,他家里就过着苦日子。穷人的孩子早当家,19岁时他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这位看上去一脸憨厚的景颇族男子,家住德宏州盈江县盏西镇双龙村荒田村民小组。该村民小组位于陡峭的半山腰上,进村的道路让人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更为重要的是,村子还处于地质灾害隐患点。

2014年,杨恒荣与村里的许多村民一样,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身为一名共产党员,不但没有带领村民致富,反而还头顶贫困户帽子。”杨恒荣说,那时他的心情十分复杂,但让他更难过的,是一些邻居的“打趣”。2016年春节,挂钩帮扶干部给杨恒荣家送去了大米、棉被和食用油。一些邻居笑着说:“恒荣,评上贫困户,啥都不用干,饿了有人送米,冷了有人送棉被。”

为了摘掉“贫困户”这顶帽子,杨恒荣做了很多努力。租地种过番茄、尝试养过豪猪……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尽管如此,杨恒荣始终相信一句话,“一等、二靠、三落空;一想、二干、三成功”。为了尽快脱贫,他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致富的路子。

2016年,杨恒荣所在的村子被列为易地搬迁对象,通过国家补助7.8万元、三峡集团帮扶4万元,自己出资8千元,杨恒荣家建起了1栋小平房。“搬进新家的第一天,我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觉,有激动,有兴奋,还有忧虑。”杨恒荣说,激动的是,党的好政策让他有了新家;兴奋的是,新家不仅通水、通电、通路,还通网络,今后的生活更方便;而忧虑的是,搬迁后要用什么来维持生活?

“没多久,一起搬迁下来的左邻右舍,有的外出打工,有的租地种甘蔗,就剩我一个大男人在家里闲得发慌。”杨恒荣说,在一次闲聊时,他听邻居说集市上的山核桃油卖的比其他油都贵,这让杨恒荣萌生了榨山核桃油的想法。

“家乡的山核桃随处可见,榨油应该不成问题。但我一个贫困户,一没资金二没场地,怎么办呢?”杨恒荣说,正当他一筹莫展之时,驻村扶贫工作队帮他协调了5万元扶贫贴息贷款,村支书还免费为他提供了榨油场地。

说干就干,杨恒荣每天骑着摩托车到处收购山核桃,但创业并没有那么容易。“刚开始时,每天总是空手而归。时间一长,妻子也有了抱怨。”杨恒荣说,面对创业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他也有过动摇,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慢慢的,山核桃越收越多。每天早出晚归,苦是苦、累是累,但心里有盼头。”杨恒荣说,2017年,他收了20吨山核桃,榨了1300多斤油,不仅自己赚到了4万多元,还带动周边农户累计增收5万多元,这些曾一度撂荒的山核桃,也变成了“金疙瘩”。

“2017年,我家脱贫了。可以说,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我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土基房变成了小平房、大米掺包谷变成了白米饭、年收入从不到5000元变成了近5万元……”杨恒荣说,脱贫攻坚让他和乡亲们认识到:坐等不如苦干,伸手不如动手,找准路子跟党走,小康生活样样有!

李红芬(中)入户查阅资料。(供图)

石屏县湖东村新貌(陈梦婕 摄)

使命重在担当 实干铸就忠诚

——记扶贫先进集体 2017年脱贫摘帽县石屏县

经国家专项评估检查,云南省人民政府批准,9月29日,石屏摘掉了“贫困县”的帽子。

“石屏县山区面积占94.6%,山高坡陡,箐深路险。”红河州委常委、石屏县委书记李红芬说,时至今日,她都清晰的记得第一次到位于四县交界处的利铺村时见到的场景:红河岸边陡峻的山梁上,村民刀耕火种。苦种一坡,只收一箩,破烂的房屋,白天看太阳,晚上看月亮......看到这个仿佛被人遗忘的角落,李红芬的心情无比沉重。

如何才能改变现状,让那些和利铺村一样的贫困群众过上好日子?石屏县一直在探索。“脱贫伊始,我白天进村入户,哪里最偏最远去哪里,哪户最穷最差入哪户。晚上研读政策文件,分析措施办法,常常和指挥部的同志讨论到深夜,整个过程让我寝食难安,有时甚至彻夜难眠……”李红芬说,跑的越多,看的越多,研究的越多,收获的自然也就越多,她逐渐认识到脱贫攻坚其实就是最典型的“木桶原理”,长板再长只能是锦上添花,短板才是决定因素,而“两不愁三保障”就是那条基准线。

李红芬介绍,石屏最大的短板是农危房,面对8000多间c、d级危房,先前没有可供借鉴的经验做法,“干”要承担风险,“拖”会贻误战机,“等”更不是办法。“但脱贫攻坚没有退路,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坚定不移的‘干’,而且是快干。”李红芬说,经过调研和充分论证,石屏县针对8000多间农危房实施了“一房一策”“一户一策”的改造办法,充分保障了群众的住房安全。

脱贫攻坚的关键就是压实责任。“我主导出台了最严厉的脱贫攻坚责任追究办法,对履行责任不到位的干部进行严厉追责问责。”李红芬说,石屏县曾因一户农户窗户玻璃没有按时整改到位,对相关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玻璃虽小,折射出的却是干部的作风和态度问题,全县从处级领导到村组干部,没有旁观者、局外人,大家都是奋战在攻坚一线的战士。”

自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石屏县各级干部把责任牢牢扛在肩上,苦干实干,累计减贫8712户32684人,全县贫困发生率从12.15%下降到1.34%;教育引导群众放下酒碗,摒弃陋习,拿起锄头,辛勤耕耘,共同建设美丽家园;结对帮扶9730户贫困群众。他们都把群众放在心上,群众也把他们装在心里,诠释了新时代党群干群一家亲的鱼水情怀。

“面对国家专项评估结果,有人问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说我想哭。很多人问我石屏究竟靠什么脱贫?我说我们不造盆景,不垒大户,就是把每项工作做细做实。”提及石屏的脱贫,李红芬深有感触。她说,石屏县虽然脱贫了,但她的责任没有脱,下一步她将把巩固脱贫成效,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让石屏的脱贫经得起实践和历史检验。